写简历 - 写简历网
写简历网 > 行业资讯 >

走过伊波拉的阴影

作者:简历君 时间:2021-05-24 11:44来源:写简历网
走过伊波拉的阴影

《马背上的舞步:非洲奇缘》,联合文学出版

原来,每段旅程都是独一无二,都是深深浅浅的探险,与神秘的大千世界,也是与自己。

雨季的西非,经过水滴的沖洗后,天空高高挂,清澈无比,云朵不知所措地躲得无影无踪。

二0一四年八月初,当伊波拉病毒(Ebola)以铺天盖地之姿席捲全球媒体的巨大标题时,我与我的黑手伙伴就像号角一响需赴战场的士兵,拎着皮箱在众亲友的担心下,出发去了。

伊波拉病毒于一九七六年首次出现于刚果民主共和国,疫情发生在伊波拉河附近一小村庄,因此命名。伊波拉是一种高致死的病毒,在二0一四年又大肆来袭,疫区以刚果为主,扩及其他邻国。此行的目的地是位处西非奈及利亚的一个石油港市哈科特港(Port Harcourt),也正是伊波拉病毒沸沸扬扬的疫区。

奈及利亚自一九六0年脱离了英国殖民地,北方笃信伊斯兰教的保守主义者,目睹开放的基督教对当地传统文化的影响与冲击。此外,虽是非洲的最大石油产国,却没为百姓带来幸福的日子,境内贪官污吏,民不聊生。

生活四周隐藏着危机,伴随着宗教的冲突,惊悚的恐怖活动崛起。激进分子在迈杜古里以当地语言──豪萨语创立了组织Boko Haram,其意为“禁止西方教育”。Boko在豪萨语的意思是指“一切非伊斯兰教的教育或读物”。Haram 源自阿拉伯语,意为“非法”、“禁戒”、“神圣不可侵犯”等。

非洲石油藏量国里,奈及利亚名列前茅,哈科特港正是石油的开采区,怀璧其罪,变成国际纷争的乱源。启程前,伊波拉病毒和恐怖主义皆盛行,两者有如左右夹攻,在亲友的担忧下踏上了这旅程。旅程中转了三趟航班,中途过了一夜,才得以抵达目的地。一下飞机,迎接我们的是两部持枪荷弹部队的前导车,车顶闪灯沿路呼啸,而保护着我们十来个外籍人士安全的中巴,顿时弥漫一股非比寻常的肃穆之气。

脑海中不停翻转的是,前几年发生在此的外籍人士绑票案国际大新闻。如今龙潭虎穴,终要叩门而入。一颗心,几许忐忑不安,几许探险兴奋,随着路面的坑坑洞洞,反覆跳动不已。

安全抵达化外之区

途经十字路口,两部机车横阻在前,前导车一下过不去。在我还来不及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时,只见两名持枪、身着军服者,矫健地从车上跳下,在迅雷不及掩耳的情况下粗暴地猛捶那两名机车骑士。我看得目瞪口呆,一股冷飕飕的凉意从脚底直冲脑门,顿时整个人呆住,一片空白。车抵厂区,一入口,映入眼帘,一字排开十来部镇暴车,彷彿真的来到龙潭虎穴之地。

这厂区占地宽广,车行远达十六公里,是跨国合作的企业集团,分布全球有十来个石化工厂。因国际人士聚集在此工作,安全首要,须做到滴水不漏之地步。园区内设施福利应有尽有。有餐厅、超市、高尔夫球练习场、网球场、羽毛球场、电影院、学校、庙宇等。每日睁开眼,食衣住行一应俱全,生活所需全获得满足。

晨起,天光微亮,园区就像一台庞大的机器,有条不紊地运转着。数千人各就各位勤奋地工作,更有为数不少、离乡背井的一群,那就是孜孜矻矻于工作的印度人,用汗水换取寄回老家安顿妻小的生活费。见及此,不禁为人类感到骄傲,这一块对中国台湾而言遥远且陌生的地方,这么多人偶然萍聚,为共同的任务与使命而努力工作,赤日烈阳下依然生气勃勃。

唯一淡淡的哀愁是,看见了建构中另一工程,日本人来了,韩国人也来了,印度人更是大量的来了,遗憾的是竟然看不到一个属于中国台湾人的身影,而这身影在过去几十年的国际舞台上,是多么精于民生工业的技术啊。几天后送技师回台,我转往北方城市。熟悉的国度多次来去,每每来到,心底还是忍不住频频叹息,叹息这是怎样的一个世界,明明藏油丰富,为何年复一年,路况永远坑坑洞洞,电力永远不足,失业率永远偏高,人民生活不易。如果我是生活在这块土地的人,该向谁诉说去?

除了生活大不易之外,一种另类的伊波拉病毒无声无息地在生活四周隐藏着。曾几何时,在此,去个超市都需安检,人人谈论前阵子惊悚的女童绑架与炸弹事件,恐怖不安,造成民生景气下滑。另类的伊波拉阴影,沉沉地笼罩了整个城市。

难道这些种种不比致命的伊波拉病毒更可怕?更凌迟人心?走出去,平安归来,庆幸不已。我来,雨季开始,我去,雨季未停,水滴仍拍打沖洗,生命绿株更显青翠无比。原来,每段旅程都是独一无二,都是深深浅浅的探险,与神秘的大千世界,也是与自己。

八月,我悄悄地走过伊波拉的阴影。

(摘自《马背上的舞步:非洲奇缘》,联合文学出版)

作者简介

洪玉芬

出生金门烈屿,辅大历史系毕,贸易老兵。工作旅行百余国,近来以非洲最频繁。采撷见闻、感想,总与原乡或生活连结。喜欢烹调文字与食物。

获浯岛文学散文奖、漂母文学奖等。着有散文集《希望不灭》、《杂货商的儿女》、《多情应笑我》等书。

今日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