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简历 - 写简历网
写简历网 > 行业资讯 >

与无常擦身而过

作者:简历君 时间:2021-05-25 12:02来源:写简历网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

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

老僧已死成新塔,坏壁无由见旧题。

往日崎岖还记否,路长人困蹇驴嘶。

苏轼〈和子由渑池怀旧〉



东坡这首寄给弟弟苏辙的诗,既抒写兄弟初次离别的深情,更是对人生飘忽、虚幻、无常的千古名唱。

一九九六年底,不得不有美国之行,临出国前,一连串的会议、演讲、录影、撰稿,把自己忙得夜以继日、焚膏继晷,不知今夕是何夕?十二月二十三日,会议结束,在中国台湾台北道场向师父告假,调皮成性的习染,脱口而出:“师父!再见!我要到西方极乐世界去了!”现前一段西来意,把西方的洛杉矶譬喻成极乐世界,不禁为自己的灵敏善喻得意欢喜,然后带着疲惫的身体登上了飞机。

耶诞节前夕,不少人要赶回美国度假或团圆,班班客满,好不容易拿到经济舱的一个位置,不巧被挤在中间,动弹不得。虽然由中国台湾去美国是顺风飞行,但是十二个小时的旅程,被侷促在如弹丸的椅上,行不得,躺不能,滋味的确不好受。

空中小姐递给了纸巾、果汁,用过了晚餐,一阵忙乱后,机内的灯光熄灭了,电视屏幕上的警匪枪战影片正如火如荼地进行,千斤重的眼皮,再怎么精彩的画面也引不起注意。我解开安全带,把椅子放平,调整观处自在的心境,准备好好地补足连日来的睡眠。

浓浓的睡意,淹没了跃动的思惟,意识逐渐进入了虚无飘渺的空灵世界。正在似睡非睡之际,突然飞机如一片飞絮,急速的向下坠落,彷彿要坠往无底闇暗的黑洞,然后机翼如鸟之双翅,吃力地奋翮向上一振,旋即又加速度的下坠、下坠……静谧的机舱,熟睡中的旅客,毫无心理准备之下,受到乱流的强烈推挤、曳引、抛掷,一机的人发出排山倒海、惊天地泣鬼神的尖叫。一阵惊魂甫定,突然再度更强烈的气流,飞机彷彿一片冲浪板,乘波破浪,滑下海滩,高高冲浮海面,又重重被抛下不可测知的海底世界。下坠、上扬、下坠,一波三折,前后相继不到五秒之间,连紧扣安全带的警示灯都来不及亮起,机内掏肝裂肺的嘶喊声,划破寂寥的天际,谱成共业的命运交响曲。

我从恐惧的震动中惊醒过来,似真似假,如梦如幻,赶紧扶正椅背,扣上安全带,脑中闪过一个念头:“赶快念佛!”弥陀圣号不假思索地由口中诵念出来,第二个念头如电光石火般窜出:“念阿弥陀佛是求自己往生西方,此时此刻诵念观世音菩萨可以救苦救难,庇佑全机大众的安全!”转念一想,我取下手上的念珠,专注一境,以全生命的力量,火中化红莲,以飞机为道场,全神贯注的称念观世音菩萨。当时手中如果有木鱼、引磬,说不定全机的人都会跟随我虔诚诵念。

飞机继续激烈的摇荡,我突然想起临别时对师父所说的话,难道一语成谶?我真的要到西方极乐世界去了吗?妄想乍起,赶忙摄心正念,发大愿心,请师父住世度众,我当效法道信与弘忍师徒三世因缘,即时再来转世成为他的弟子。心想:如果真的坠机空难,身上应该放置信物,以便救难单位容易辨认身分。我看看手表,飞机飞行三个多小时,正在日本上空,太平洋上,果真发生空难,势必纤发不留,既从虚空来,还灭虚空去,尘归尘,土归土,随他去,随缘自在。如此一转,如乱流般虚妄纷飞的念头,突然止静了下来。原来坠机空难的人,面对无常死亡的那一刻,是怎样恐惧、焦虑、害怕、不甘的心情!

检视自己的念头,剎那之间,一念三千,如同机外飘浮多幻的云朵,变化莫测。平时如何照顾心念,使它念念与正念相应,临危不乱,是一门生死攸关的功课。

十三岁那年,奉母命探望远嫁平溪乡菁桐坑的大姊。到菁桐坑要在三貂岭转小火车,由于是支线小火车,一日班次有限,错过了车班,往往要等候二、三个小时才有车子可搭。星期假日,宜兰往中国台湾台北的平快车,班班挤得像沙丁鱼。我拎着小包袱,吃力地挤出人潮,抬眼一觑,不得了!对岸月台上的小火车已经不耐烦地喘着白气,蠕动着车轮,像只刚睡醒的多足蜈蚣。我精神一振,以飞跃的羚羊速度,跨越过两座月台,一把捉住火车的铁环,企图攀登高及胸口的车厢。火车慢慢地加快速度,我却执着抓住车把不放,我的双腿腾空踢踏,彷彿初次学习游泳的人踢水前进。火车发出“呜”的长鸣,把我抛掷于几公尺之外,得意洋洋地扬尘而去。

我声嘶力竭地大喊一声:“妈!”脸朝下,整个人趴倒在铁轨上,耳畔响起铜钱撒满一地叮噹的清脆碰撞声,沉沉的暮色笼罩着闇无一人的火车站。约莫过了十几秒钟,我从无意识的空白世界回到了人间,身上灼热的伤痛让我感受到自己的存在。我走到水龙头前,用水洗涤沾满泥土的伤口,血汩汩地流。苍茫昏暗的夜色里,我睁大双眼吃力地寻找车票、零钱,拾回包袱。然后枯等了近三小时,搭乘最后一班火车,再走过一段虫鸣唧唧的山路,抵大姊家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

经过多年佛法薰习的今天,返观当时追逐火车的惊险遭遇,有许多的感受觉知点滴在心。从小和父亲就无话不谈,虽然年龄相距半个世纪,却能以心印心,分享彼此不同世界的美丽经验。兄姊们常说父亲和我们与其说是父子,不如说是忘年之交的朋友更为贴切。自以为在生命最艰难困顿的时候,首先想到的一定是父亲那强壮、慈爱的庇护,为什么我在生命垂危的那一剎那,却毫无意识分别地呼喊:“妈!”从声韵学上的发声部位来看,也许“爸”是浊音,比较难发声,“妈”是轻音,容易发音,小孩子哑哑学语时,大部分先会喊“妈!”但是真正的原因是母亲为孕育一切生命的根源,脐带剪断了肉体的相连,但是剪不断的是母子血脉相承的生命因缘。平日的呼爹唤娘,是有心有为的了别意识活动,面对无常生死的那一剎那,人是那么地无力无助,日常的伎俩一点也使不上力,所凭借的只是原始的本能生机,以及无始以来不断习染的业力。

佛经上说:人往生或随重者报,或随习者报,圣贤则随愿转世。意思是说随善业或恶业那一方牵引力量大,而受报轮迴。如果善业重的人就往生三善道,反之则流转三恶途。另外,人也随着习气而受报转生。譬如梁武帝的爱妃因为瞋习重而投胎为蟒蛇;佛世有一人因为贪习重,舍不得妻子而受生蝡螟虫,长住在妻子鼻子内。譬喻经上又说:众生愚癡,落水要命,上岸要钱。自己不顾身上的疼痛,急忙罣碍身外的财物,不正是如此的写照吗?如果我们把烦恼的习染改为念佛的习气,二六时中把一句“阿弥陀佛”念得非常熟稔,说得非常顺畅,念得非常通达,念成一种习惯力,八识田中充满弥陀圣号的种子,就好像婴儿呼唤母亲一般的自然本能,一旦碰到无常的乱流,佛号不假思辨觉知,本能地就从清净性海中源源流出。

《阿弥陀经》说,我们平时就要执持弥陀名号,临命终时,要能一心不乱,必能往生西方极乐。所谓“临终一念”,就是没有分别的真心,不假思索较量,像自己思考究竟念弥陀还是观音、身上要佩带什么辨识物,都属于第二念,虽然不是恶念、邪念,但还是动荡的妄念。

人的念头比声音、光线速度更快,力量更大。天台说一念三千,华严则说法界缘起。佛经说念力不可思议,我们除了念佛、念法、念僧、念戒,更要念无常。“诸行无常”,是三法印之一,念死力大,彻底体悟无常,觉了人命在呼吸之间,必能珍惜生命,把握每一个当下,凝聚生命的智慧,不做无谓的浪费。

二星期之后,我循着原来航线,从洛杉矶回到了中国台湾台北,一样又碰到了乱流,但是我已经有了准备:“贪生不怕死。”飞机的轮子奔跃于中正机场的跑道时,我欢喜感恩地对自己说:“终于与无常擦身而过!”生命真美!

今日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