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简历 - 写简历网
写简历网 > 写简历相关问答 >

朱夏

作者:简历君 时间:2021-06-06 08:04来源:写简历网

朱夏

朱夏

朱夏,大地构造学、石油地质学家。上海人。1940年毕业于中央大学地质系。1949年获瑞士苏黎世大学地质研究所博士学位。地质矿产部上海海洋地质调查局高级工程师。40余年来,坚持参加石油地质调查的实践活动,对中国各主要沉积盆地和地区的石油地质情况和资源前景都进行过认真的探讨,对中国油气盆地的大地构造特征与演化提出了许多新的看法,如“变格运动”、两个时代及两种运动机制的盆地及其叠加作用等,并撰写了许多重要的论著,对指导中国油气田的找矿工作,对一些油气田的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1980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

朱夏的 朱夏 - 生平简介

著名地质学家、诗人,1920年生于上海。原中国科学院部学部委员,第三、五、六届中国人大代表,国际地科联沉积学会特别委员会委员,中国地质学会常务理事,中国海洋地质学会常务理事,上海海洋地质调查局技术顾问,同济大学兼职教授,上海诗词学会理事。1990年11月25日因病去世。

在其生父、本世纪30年代中国知名诗人朱大可先生的影响下,他从十余岁开始诗词创作,直至古稀之年从未辍笔,一生留下诗词千余首。从40年代以来,他的诗词蜚声学术界,其中描写地质生活的诗作占有相当比重,并广为地质界同仁和后学者传抄和珍藏。

1993年4月,《朱夏诗词选集》由地质出版社出版。

朱夏的 朱夏 - 生平爱好

朱夏,字小可,是中国著名地质学家,在中国石油天然气的普查勘探方面累建功勋,在地质科学的理论方面也有独到的建树。朱夏从十余岁即开始诗词写作,直至古稀之年从未辍笔,平生所积不下千余首,1990年逝世后,地质出版社整理出版了《朱夏诗词选集》,苏渊雷为之作序,赞他“秉性高洁,怀抱热情,学者诗人,二而一之。”其父朱奇,字大可,在本世纪二三十年代即已是知名诗人,著有《耽寂宦诗》,诗坛耆宿陈石遗在二十年代末曾精选清末民初诗人的佳作,辑为《近代诗钞》,由商务印书馆出版,入选的作家中,就有朱奇,且是最年轻的一人。朱夏幼承家学,少年时的诗作,已有佳句名篇,获得国学先辈的赞赏,尔后随着生活经历的丰富,诗词意境日趋成熟,赞之者称他的诗“寓意深沉、韵味高雅、格律严谨、词语流畅,置之诗词大家之林,也不可多得。”他自己曾经说过:“要是我不搞地质而专心从事诗创作,成就可能不在地质之下,我也很想这样做。”语颇自负,亦可见其对诗的热爱。

1981年,南京《新华日报》刊载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名单时,将朱夏的姓名误植为“失夏”,朱夏读到报纸,见自己的“朱”姓被搞断了脊梁骨,不恼不怒,却忽有所悟,欣然作《失夏》诗一首:
铮铮脊骨何尝断,

小小头颅幸尚留。

从此金陵无酷暑,

朱夏

送春归后便迎秋。

其诗幽默如此,其人可知也。

朱夏的 朱夏 - 人生经历

15岁时考入上海交通大学物理系,次年考入中央大学地质系。1940年毕业于中央大学地质系。1949年获瑞士苏黎世大学地质研究所博士学位。地质矿产部上海海洋地质调查局高级工程师。40余年来,坚持参加石油地质调查的实践活动,对中国各主要沉积盆地和地区的石油地质情况和资源前景都进行过认真的探讨,对中国油气盆地的大地构造特征与演化提出了许多新的看法,如“变格运动”、两个时代及两种运动机制的盆地及其叠加作用等,并撰写了许多重要的论著,对指导中国油气田的找矿工作,对一些油气田的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1955年,率领全队地质工作者完成了准噶尔盆地的石油地质普查任务,为中国解放后的第一个大油田克拉玛依油田的发现奠定了基础。1956年到青海石油大队进行柴达木盆地的全面油气普查,同时还开拓了藏北伦坡拉盆地的工作。1958年,地质普查工作拓展到当时尚属地质空白区的祁连山、阿尔金山南坡和昆仑山北坡,为了对石油以外的金属、非金属矿产进行普查。1960-1962年,先后任地质部地质研究所石油研究室主任和地质部石油地质局副总工程师,并提出勘探陕北麒麟沟一带古生界的建议。1962-1975年,任地质部华东地质矿产研究所副所长。1980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学部委员)。1983年起,任上海海洋地质调查局技术顾问,对东海的油气勘探提出了重要建议。并在同济大学任兼职教授,指导博士研究生进行“中国大陆边缘构造演化”的研究。朱夏是1978年中国科学大会奖、1982年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获得者,1981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曾任地质矿产部科学技术顾问委员会委员,国际地科联沉积学会(IAS)特别委员会委员,中国石油学会副理事长,中国地质学会常务理事,第三届上海地质学会理事长,中国海洋地质学会常务理事,1979年国际沉积学会海岸沉积讨论会中国代表团团长,1979年联合国长远能源会议中国代表团副团长。1980年参加国际地科联第26届大会,并在大会上宣读论文,受到国外同行的赞誉。朱夏还是第三、五、六届中国人大代表,第五届江苏省人大常委,第九届上海市人大代表。朱夏学术渊博,治学严谨,一生著述甚丰,发表学术著作和译著总计200余万字,涉及地质科学的许多领域。其中他主编的《中国沉积盆地》一书,由荷兰埃尔塞佛出版社出版,成为“世界沉积盆地丛书”的首卷。该书是第一部由中国人撰写的盆地研究外文文集。其重要学术见解反映在《朱夏论中国含油气盆地构造》一书,具有广泛而重要的影响。朱夏兴趣广泛,才华横溢,在致力于地质科学的一生中,一直爱好创作他从童年时就酷爱的旧体诗词,为中国自然科学界的著名诗人,著有《朱夏诗词集》。

朱夏的 朱夏 - 职业生涯

民国24年(1935年)15岁时考入上海交通大学物理系,读了不少地质矿产的书籍,立志为祖国辽阔地域寻找丰富的地下宝藏,富华利民。民国25年考入中央大学地质系就读。民国29年毕业,进中央研究院地质调查所工作。民国35年考取公费留学,次年与夫人严重敏同赴瑞士苏黎世高等工业学校地质研究所深造。1949年8月,朱夏夫妇离开瑞士,几经周折,于10月抵达北京。

朱夏回国初期,被派到杭州协助组建浙江省地质调查所,任副所长。1951年调到上海,参加筹建华东军政委员会工业部地质所,任副处长。1952年华东工业部地质处组建为华东地质局,任该局副总工程师。其间,他为适应国家经济建设的急需,一面筹建地质勘探机构,一面著书立说,撰写了《矿物原料概论》、《中国的金》等专著。华东地质局撤销后,1953年由李四光提名,调至地质部地矿司主持煤田勘探,又译著了《煤地质学的理论问题》、《构造断裂的分类及其几何研究方法》。

1960-1962年,先后任地质部地质研究所石油地质研究室主任和地质部石油地质局副总工程师。在此期间,他又对南方各省的油气地质进行了调查研究。1960年来上海市地质勘察局讲学,认为上海陆域处于大陆架,有存油可能,已发现的如松江凹陷、甪直凹陷等均属盆内套盆,而且钻探深度不够,尚未钻透凹陷,作无油结论,为时过早。

1962-1975年,任地质部华东地质矿产研究所副所长,主持华东各省1:40万地质图幅的野外验收与报告审定,进行了区域地质矿产的广泛研究。

1983年从苏北油田调回上海,担任上海海洋地质调查局技术顾问,并在同济大学任兼职教授,指导博士研究生,开展“中国大陆边缘构造演化”的研究,对东海的油气勘探从部署方针到地质构造的名称,都提出了指导性建议。今东海地质构造名称就是根据朱夏的倡议以西湖名胜命名的。朱到上海海洋地质调查局工作时,填了一首东海即事词《望海潮》,词文为:

遏住洪流,钻开玉垒,九渊唤起潜龙。记否当初,沙沉潮落,无边大泽迷蒙(注:钻井所见,主要为新第三纪沉积相沉积)。浩尽岂无穷,喜香诞凝雾,银甲生风(注:“雾”喻凝析油,“风”指天然气)。破壁重来,上点灵犀,海陆通。沧溟为记游踪,借明湖胜景,指点相逢(注:1980年建议以西湖名胜为东海构造命名,以示海陆一体,得承采用)。射龙南山,掣鹰北国,浩茫凭诉心胸(注:“南山”、“北国”指陆上西北、东北诸油气田)。酹酒向琼宫,看牵鲸就缚,提鳖归笼。吩咐铜琶铁板,唱彻棹头东。

朱夏在兼任同济大学海洋地质系教授后,倾注大量心血培养硕士生和博士生。其时正是80年代板块构造学说新分大陆边缘地质学在国际上开始发展的时期,朱在同济大学领导和组织了一个教学研究集体,提出以“海陆结合”、“古今结合”和“地质与地球物理结合”的途径,来研究中国的大陆边缘构造演化和培养硕士、博士研究生。

朱夏是国际著名地质学家,中国科学院地学部委员,第三届、第五届、第六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五届江苏省人大常委,第九届上海市人大代表,地质矿产部科学技术顾问委员会委员,国际地科联沉积学会(IAS)特别委员会委员,中国石油学会副理事长,中国地质学会常务理事,第三届上海地质学会理事长,中国海洋地质学会常务理事。

朱夏的 朱夏 - 著作

《矿物原料概论》、《中国的金》、《煤地质学的理论问题》、译著《板块构造的岩石证据与历史实例》和《动力地球学》、主编出版了《中国中、新生代盆地构造和演化》、《中国沉积盆地》、《朱夏论中国含油气盆地构造》、《朱夏诗词集》。

“江南才子”朱夏——记著名地质学家朱夏的丰功伟业

朱夏,是我国石油地质事开拓者之一,是国内外享有声誉的著名地质学家。他为发展我国石油地质事业无私奉献了毕生精力。更使人称赞的,他还是位知名的爱国诗人。他的伟岸人格、深厚学养受到领导和地学界的高度赞扬和敬仰。

他曾说过:“要是我不搞地质而专心从事诗创作,成就可能不在地质之下,我也很想这样做。”

那么怎样称呼他呢?

是地质学家兼诗人,或诗人兼地质学家?其实,两种称谓他都当之无愧。

论诗作,激越豪放,潇洒飘逸。

论地质,理论创新,独树一帜。

哪里最艰苦,哪里有石油,哪里就有朱夏的诗。准噶尔的克拉玛依、柴达木的冷湖、松辽的大庆、华北的大港、下扬子的苏北,以及东海陆架……,都有他的足迹,都有他的理论指导和亲身实践!

朱夏父亲朱大可先生也是位诗人,朱夏夫人爱称夫君为“小可”。朱夏一生的丰功伟业,真称得上非同小可!

1955年组建的地质部631队是全国五大石油普查大队中实力最强、人员最多和装备最好的国家队。地质部任命朱夏为大队暨新疆地质局副总工程师,大家尊称他为朱工(公)。

我认识朱夏是在1955年北京召开全国第一次石油普查工作会议上。当时,他刚从瑞士留学回国不久,年方35岁,仪表堂堂,风度翩翩,潇洒儒雅。

其实,朱夏的大名,我在南京大学念书时就早有所闻。地史学老师杨鸿达教授曾讲述过有关他的故事:当时他就读南京中央大学地质系,认识了同系低班同学马以思。后来,两人均到中央地质调查所工作。马以思在贵州山区做地质调查时不幸被当地土匪杀害。这位不爱红装爱野装的我国早期女地质工作者的悲惨遭遇,使得与她相好的朱夏深受刺激,决定以此激励自己,努力攀登科学高峰,以寄哀思。

在40年风风雨雨的地质生涯中,我和朱夏常有机会相聚。他既是我的良师益友,又是我南大的校友和学长;既是著名地质学家,又是德高艺深的爱国诗人。

1955年春,准噶尔盆地石油普查全面展开,朱夏陪同地质部普查委员会总工程师黄汲清、谢家荣等率领的检查组,从乌鲁木齐经克拉玛依、乌尔禾、和什托洛盖,沿乌伦古河东行,由克拉美丽山越沙漠南返奇台,绕准噶尔盆地一周。

他到二分队检查指导工作时,我们随他一起进行野外观察。他理论知识渊博,洞察力强,在野外时走时停,仔细观察,但很少记录。回住地后,他夜半挑灯,独酌壶酒,便对当日的地质现象进行思考、分析,追忆记述。

他在乌伦古湖触景生情,诗兴即发,便赋诗一首:

沙际遥看翠带浮,滔滔一水独西流。

无心来作磻溪叟,盈天肥鱼自上钩。

他路过克拉玛依时,调查了黑油山沥青丘,高兴不已,认为是重要的油气显示和标志,诗兴陡增,随作诗篇:

黑油山下拭弓刀,和雪春泥满战袍。

莫指黑池悉腐鼠,惊雷破地看腾蛟。

诗中,黑池是指克拉玛依黑油山。油苗粘稠,野鼠误为水塘,来此索饮,陷身腐死。油苗的出现说明准噶尔盆地北部存有良好的生油层和油气运移,朱夏对此评价颇高,增强了我们的勘探信心。他为发现克拉玛依油田,缚住腾蛟而作出了贡献!

是年冬,普查工作结束,队伍集中到乌鲁木齐编写年终地质报告。朱夏为这年普查工作,运筹帷幄,决战千里,出色地完成了任务。他在地质报告中进行了科学论断,并明确指出:“德伦山南隆起带(陆梁)是寻找隐伏油藏的远景区,进行综合物探详查,搞清深部构造情况;乌兰林格构造,应进一步查清其地表特征,并用钻探了解深部含油性能;对发现含油砂岩的沙丘河背斜,进行1:5万地质详查,配合综合物探和钻探进一步了解构造形态,侏罗系及其下伏地层的含油情况;德伦山南隆起带(陆梁)到北天山山前坳陷之间,以及克拉美丽山至博格达山之间的广大地区,开展综合物探工作,以了解准噶尔盆地的地质构造全貌,应特别注意依希布拉克至滴水泉、昌吉至阜康之间的‘地块’边缘,可能存在隐伏构造是找油有利地区。”

在不足一年的时间里,在条件恶劣、手段落后的情况下,能提出如此精辟结论和建议,无疑是十分宝贵的,为以后的油气勘探从理论到实践提供了科学依据和重大决策,受到了地质部和同行的高度赞扬,其中包括当时在新疆的苏联专家和中国专家黄汲清、谢家荣等的好评。

朱夏,1920年9月10日生于上海,祖籍是浙江嘉兴;1936年考入南京中央大学地质系,1940年进中央地质调查研究所工作;1946年考取公费留学,偕夫人严重敏女士赴瑞士苏黎世高等工业技术学院深造;1949年随着解放战争的胜利,新中国即将诞生,朱夏夫妇毅然中止学业,于是年8月离瑞士回国。

我们曾问过朱夏,听说你考的是上海交通大学物理系,为何以后改学地质?他的回答是这样的:“青年时学地质是出于科学救国的幼稚思想和山水之癖的个人爱好。”那么50年代初回国后已给你安排在北京工作,为何又要求去大西北呢?他用几句诗来表达:

荷戈负弩请先行,砺面风沙茧足程。

担得书生能报国,何妨诗趣杂豪情。

这道出了他宽大的胸怀,呕心沥血对祖国地质事业的执着追求和为发展石油工业而献身的赤子之心!

朱夏先是地质学家还是先是诗人?不了解的人以为他作诗只是业余爱好,其实他先是诗人而后才成名为著名地质学家。朱夏先父朱大可先生便是知名的诗人,著有《耽寂宦诗》。朱夏从小就受家学渊源陶冶,4岁时其母便在枕上课以唐诗,10岁即写出《和父作》4首诗词。尔后步步登高,成就非凡。他的诗笔落惊风雨,雄浑绮丽,情景交融,直入妙境,具有极强的艺术魅力,给人以美的享受和强烈感人力量。其最大特点是诗与事业融为一体,他的创作激情对祖国、对人民、对事业无比热爱,真诚不变,无怨无悔!

1956年春,朱夏离开新疆,率领他22名弟子奉命奔赴青海柴达木盆地和西藏伦坡拉盆地,开展石油普查工作。此时,地质部任命朱夏为632队主任地质师。

柴达木盆地位于青海省西北部,西北为阿尔金山、东北为祁连山、西南及南面为昆仑山。盆地面积约12万平方公里,其轮廓呈菱形,地势由西北微向东南倾斜,西北起伏,东南平缓,平均海拔为2700~3000米,西部多被沙漠覆盖。

盆地形成于印支运动以后,地质结构复杂,在古老变质基底上发育成大型的中新生代叠加断坳盆地。

朱夏去柴达木后扩大了队伍,组织了冷湖、柴旦、德令哈等3个中队共14个分队,对20个构造进行了1:5万、1:2.5万详查细测,并对鄂博梁一号构造,冷湖三号、四号、七号构造,马海、乌兰等构造进行钻探。5月,冷湖四号构造A2井于井深319米的第三系中喷出了原油,油柱高达20多米,成为柴达木盆地第一口自喷井,从而发现了冷湖油田。当时,陈毅同志正率中央代表团在拉萨参加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成立庆祝活动,闻此佳音,便派慰问团前来慰问。朱夏为柴达木盆地油气突破首立战功。

柴达木盆地的工作条件极其困难,生活条件极其艰苦。朱夏带领地质分队,循昆仑山北麓经格尔木西行,山头积雪未融,山下风沙怒卷,道路未辟,探索而进,如无止境。此情此景有他的诗为证:

沙风直卷昆仑壁,雪岭横拖烂漫霞。

比驭飞车追白日,人间不信有天涯。

在鄂博梁工作时,缺水严重,水贵如油,须从百余公里外运回,每人日惟杯水供洗漱。诗人乏水成诗,以录实情:

黄沙阵阵扑衣襟,一勺蹄涔何处寻。

莫笑诸郎都垢面,此间水价贵千金。

冷湖四号构造喷油后,相继在冷湖三号构造、鄂博梁一号构造发现了油砂层,马海构造钻遇到油气,柴达木盆地油气勘查取得了突破性进展。

632队派出四个地质分队进入青藏高原的可可西里和伦坡拉盆地,进行1:100万石油地质概查。那里是高山缺氧之地,众视为畏途。

朱夏在青藏途中写了六首诗,其中一首描绘了可可西里山的险恶。他含辛茹苦、亲入其境。

呼吸岂真判死生,荡胸奇气看云成。

仰天一啸浑无恙,惊起崖头巨角羚。

耿耿忠心、公而忘私,是朱夏人生的主旋律。他把毕生精力无私奉献给祖国的石油地质事业。这种精神正是鲁迅先生提倡的“傻子精神”。

以油(气)为业,业而报国。

以苦为乐,乐而弃家。

正如他夫人严重敏教授所说:“抛妻别子转战南北,忍受一般人难以忍受的艰难困苦,付出比常人更多的辛勤劳动,终于在地质理论研究和油气勘探实践上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卓越的贡献”是他终生梦寐以求的理想。他到柴达木后,曾冷静地思考着新疆的教训是什么?如果当时手里有钻机,岂不发现了克拉玛依、乌尔禾和克拉美丽等油气田,甚至现今的吐哈油田或许在50年代就能发现。当年631队就有一支吐鲁番女子石油分队在那里勘查,我南大同学伍詹玉就在该分队。吐鲁番夏季气温最高记录达47.8℃,火焰山的酷暑非铁扇公主的芭蕉扇才能顶住;这里古时称火州,女子队的姑娘们经常脱水晕倒,实在不能坚持便撤下来了。

“新疆教训”给朱夏编织成一个“梦”,那就是勘查队一定要配备钻机。这个梦终于在柴达木基本上如愿以偿。

1957年初,春风吹进了柴达木。在马海构造上试获天然气,日产气量高达14万立方米,从而发现了马海气田。这样,朱夏领导的632队既发现油田又发现气田,对柴达木的评价无疑是可以下结论了:

肯定柴达木盆地是个大型含油气盆地。

肯定柴达木盆地将会成为西北重要的石油工业基地。

朱夏为柴达木盆地早期油气突破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1959年,朱夏奉令调至东北松辽盆地,协助地质部指挥松辽石油会战,为发现大庆油田功彪青史,曾获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

1962年,他奉令调至南京地质部华东地质矿产研究所任副所长,从而转入科学研究工作。

岁月悠悠,“文化大革命”开始,大难临头。批斗他,责以“何以归国”?“归来何早”等莫须有罪名,还来势汹汹抄其家,勒令交出“反诗”,他珍爱的诗书尽遭破坏。1968年冬,他被揪到金坛后洋公社搞“斗批改”。同类者集于半舍猪棚中,后被挟持回宁,禁于虎踞关研究所。历经迁徙,衣被尽裂,不解缝补,惟瑟缩而已。时开大会,被揪出“隔离审查”,罚以苦役,扫地拔草,外出运砖搬瓦。作为朱夏弟子,为之遗憾而不平,为之同情而落泪!一位堂堂正正为祖国为人民历经千山万水、日夜操劳的著名科学家竟遭此厄运!而他却泰然处之。坚信党仍然是伟大的党,人民仍然是伟大的人民。在他诗中表白:“双飞不悔归来早,大梦宁嫌悟觉迟”,坚贞不渝、决不后悔!

乌云过后出朝霞。1976年,邓小平同志的战友王震副总理召朱夏去山东烟台参议金矿工作,且随行一月。因朱夏1951年曾写过一本《中国的金》小册子,被王震读到后特邀请他指导。此事还有段传闻:朱夏问王震:“你同我老九打交道不顾忌?”王震笑答:“我就喜欢同老九交朋友,毛主席说过老九不能走。”朱夏听了感到极大欣慰!

早在1964年,他就着重研究中国盆地的形成机制和演化规律,把古生代盆地分为6种原型,把中新生代盆地划分为7种原型,以新的理论观点重新解释中国东部中新生代盆地成因以及拉张裂谷型盆地的结构特点。

1973年,朱夏将其发表的9篇板块构造论著译文组辑成书作了跋语,书名为《板块构造的岩石记录历史实例》,成为最早向中国介绍板块大地构造理论者之一。

他以活动论为基点,首先提出了“两种构造体制”的观点,运用板块理论结合中国地质实际,提出了印支期以前的槽台对立发展体制和印支期以后的板块构造体制;认为不同运动体制的相互叠合配置,以及不同阶段构造形变,为油气藏的形成提供了多种多样的构造条件。

70年代后期,全国油气勘查形势严峻,选区难度越来越大,勘探深度越来越深,技术要求越来越高,而所需资金却越来越困难。在此情况下,需要制定新的战略部署和决策。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朱夏被当选为第五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五届江苏省人大常务委员,并获全国科学大会奖,出版了《动力地球学》译著,真是喜事多多!从此他更加关心全国油气勘查工作。

1979年10月11日,地质部在长沙召开了石油普查勘探部署座谈会。石油地质局局长塞风特邀朱夏参会作指导。在听取与会代表发言后,朱夏作了长篇讲话。至今我还保存着他的这个讲稿。他首先从油气地学理论出发,分析了中国沉积盆地具有“同堂”特色。有的是“四代同堂”,有些是“两代”、“三代”等盆地叠加,这是与中国处于欧亚、太平洋、印度三个板块之间的特定位置有关,而国外就很少有这样情况。因此,打开新领域、新类型是大有可为的。他从区域展开为导向,对塔里木、鄂尔多斯、四川、松辽南、华北、江苏、南方碳酸盐地区和藏北等八大区块作了详细的选区论述。而后这些区块被列为第二轮普查的重点。

在会上他还说:“昨天塞局长批评我们,事业心、搞业务、学业务不如50年代,队伍行动也没有50年代敏捷。那时说上新疆,在北京仅准备不到一个月,一支队伍就杀到了乌鲁木齐。”他激励大家把二轮普查当作第二次长征,像杨家将一样苦战一番。而把自己比作焦赞,愿在两厢伺候!并大叫三声,闯!闯!闯!闯出条路来,第二次为中国石油资源勘查开创一个崭新局面!他的讲话博得了全场热烈掌声!

十年以后,上述八个地区,除藏北和南方碳酸盐地区外都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发现了塔北等一批大中型油气田,二次创业取得了辉煌战绩,受到了党中央和国务院的嘉奖表彰!

1981年,朱夏当选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兼任上海同济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1983年,朱夏发表了《试论古全球构造与古生代油气盆地》,强调了避免使用“古板块”或“古板块构造”这类名词术语。他认为,按定义来说,“板块”在从岩石圈的结构到动力学、运动学的涵义方面都有一定条件的约束。地球的许多性质是随着时间而有单向变化的,在约占地球年龄1/4的漫长的10多亿年中,这些条件能否保持不变?运动的方式、性质、规模等能否作完美的比较?

朱夏的同行好友刘光鼎院士,将朱夏对中国大地构造研究所作的理论贡献归纳为以下五方面:

一个分界:印支期以前为古全球构造阶段,以后为新全球构造阶段。“两个世代,两种体制”的分野。

两条锋线:西部锋线为特提斯海启闭和印度次大陆与欧亚板块碰撞的形迹;东部锋线为广义的太平洋板块与欧亚大陆的聚敛边缘。

三次变格:中国大陆与海域经受挤压、改造、拉张、聚敛和沉降成盆。①印支—早燕山(J3—K1),金沙江缝合、班公湖—怒江缝合;②晚燕山—早喜马拉雅(K2—

),雅鲁藏布江缝合;③晚喜马拉雅—现代(

—Q),印度、青藏碰撞上升,菲律宾板块俯冲。

四支转换断层:太平洋板块形成于T3—J1,在四支转换断层控制下作南北扩张,以致使中国大陆在左旋扭动下,形成NE-NNE向的隆起和坳陷。始新世以后,太平洋板块转向西俯冲,以致在中国东部已形成的NE-NNE隆起上,由于左旋扭动形成NE-SW向W挤压而出现滨太平洋区的新生代地堑系。

五幕演化:①前寒武纪的陆核形成,并向克拉通发展阶段;②古生代的古陆拼合阶段;③中生代经受挤压、改造阶段;④晚白垩世—中渐新世出现板缘聚敛,板内拉张阶段;⑤晚渐新世以来板缘俯冲,板块沉降阶段。

我称此经典总结为:“朱夏地学五步哲学”,堪称是具有中国特色的板块构造理论,长期以来一直为油气勘探与研究所应用。

朱夏颇识刘院士之才,写有《赠石樵》诗赞许:

人天相际在蓬莱,自有仙家降世来。

慧眼回波穿地壳,神拳拆矢护灵台。

乌纱未浣书生气,花甲重抒旷代才。

我愧尘凡沦永谪,甘为旧侣醉新醅。

石樵为刘教授之号,诗中蓬莱为他的山东祖籍,回波是指他是地球物理专家,神拳是指他对太极拳颇有研究,乌纱是指当时任地质矿产部石油地质海洋地质局副局长。

“七五”期间,刘光鼎主编《中国海区及领域地质-地球物理系列图》时,特聘请朱夏院士为高级技术顾问。该图集获地质矿产部科技一等奖,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当时,我任该图集副主编,有机会聆听朱夏的指导,受益匪浅。在编图过程中,涉及到有关东部下扬子地台与华北地台碰撞的具体界线问题,曾请教过他。朱夏说:自己不想在会上作报告式讨论,那会影响自由交流,欢迎我到他家摆地质沙龙。这就引出一段朱夏“摆棋子”的故事。

出于运动学的考虑,编图时将下扬子地台与华北地台的分界线确定在胶东地块的五莲至青岛一线。我介绍在威海、荣成一带见有上地幔物质榴辉岩出露,可否以动力学观点将界线往北划至烟台南—威海—荣成一带,东延过黄海,连接朝鲜中部临津江地槽系。朱夏对此十分重视,说:“我已看过你数篇文章,注意到最近发现了新情况,待我研究考虑后再定。准备将同济大学研究生派出去,下几处“棋子”,在山东、江苏沿着这条线做些区域调查研究工作,把小吴分给你青岛所让他去研究。”后来,吴没呆多久,这个“棋子”便去美国留学了。

从最初的新疆到后来执教同济,朱夏非常重视人才,既培养又使用,充分发挥“棋子”作用。言教身传、名师出高徒,成为“车马炮者”的优秀技术骨干不乏其人。可谓:弟子众多、桃李满园。

朱夏作为世界著名地质学家,积极参加国际学术交流。1979年,他以中国代表团团长身份赴荷兰参加国际沉积学会北海盆地海洋沉积讨论会;以副团长身份赴加拿大参加联合国长远能源会议。1980年,他赴巴黎参加国际地科联第26届大会,并宣读论文。他还是国际地科联沉积学会(IAS)特别委员会委员。晚年,他还主编《中国沉积盆地》,作为世界沉积盆地丛书首卷,由荷兰埃尔寒佛出版社出版。《朱夏论中国含油气盆地构造》、《板块构造基本问题》专著也相继出版。

1983年,朱夏回到久别的上海,任上海海洋地质调查局技术顾问,结束了历时28年的野旅生涯。在上海,他仍为东海油气勘探运筹帷幄,出谋划策。早在1980年夏天,在青岛汇泉宾馆召开的地质部海洋地质工作会议上,他以诗人的浪漫情调,建议用杭州西湖名胜地点冠以东海构造名称,如今首先进入开发的平湖油田即是他命名的。他为我国海洋油气事业建立了丰碑!

1990年11月25日,朱夏院士因病久治无效,在上海去世,享年71岁。一代地质大师、共和国杰出的科学家和爱国诗人与世长辞了!

  • 上一篇:路一鸣
  • 下一篇:没有了

今日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