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简历 - 写简历网
写简历网 > 热点 >

疫年

作者:简历君 时间:2021-05-26 20:56来源:写简历网

二0二0,一年尽了那时,有些事,却重又起了头,比如许愿,比如疫情。像是一首原来已是拖沓的歌,末了还加码一段峰迴路转,几乎浑然忘我的尾奏。微微回瞥,觉得一切皆浅,不是船搁浅滩那种动弹不得,是一场未竟的疫镂心刻骨,而稀薄了所有。全球新冠肺炎的危机肆虐,种种不稳定、不确定的状态,让某些想法,一些计划,推延或取消,全像打了水漂,圈圈涟漪终无痕。

盼着冀望的,等着倏忽被剥夺的随意日常,盼着等着,生活中的各种距离时松时紧,无论如何还是有几个跳不过去的空格,日子的脚步分秒滴答犹未丝毫迟疑,心底毕竟也清楚了逝去的时光无可补偿,花谢的此刻,来春便是前世,花再开也已非旧花。就像快乐都是在夜暮新绽的烟火,仅仅绚灿一瞬的当下,多美多惊喜,灭了就没了。

这一段苍白的时间以来,你我一起拥有同一张酷似的脸孔,最多就是在覆面的口罩上费点颜色花样的心思。如果减少的对话像减碳,呼吸的空气会再干净一点,只剩眼神交集的我们能更轻易看透澈彼此内心吗?与N有时为观念为态度为小事争执,一次半路闹到多说一个字都会咬到舌根地步,带妥口罩进了捷运站,心里闷拗的两个人,被薄薄的淡蓝口罩藏起所有细微表情,更远地隔阂开来。是沁着寒意的十二月了,我们之间却处在盛夏风不吹拂,草不摆头的郁热下午。车厢里,飘游的视线宁可投向一站奔过一站的站名跑马灯,递往陌生人,敛在斑驳地面,也绝不兜到对方身上,好像怕谁先洩漏一缕情绪的波动就是俯首认输了。那片不织布口罩是一道边界,挡阻的,从来不只是病毒。

像浅寐的一场混梦后,N乍醒,错愕都已是这个时候了。他说就像迷惘于自己身在何处,彷彿一年以来所有遇见皆如海市蜃楼般,似真,又假。

我也醒来,从深邃如海的闇墨羊水里。我从一个熟悉的地方出走,离开一些相交淡如清水的人,挥别二十年来反覆按表操课而烂熟的工作,并非现正进行式的大疫所逼,但真是优柔心理淤积多年的沉痾使然。有些改变是无奈之戕,于我,是蜕蛹。在要嘛低空飞过,要不折翼坠落的乱流时刻,诸多可能都遭裁限停顿的昏昧幽冥之中,我毅然(大约也是年纪抵达一个焦虑关卡的刺激)跨向未可知的探径,但比起懦弱龟缩,我想我更愿意也需要做一次不聪明的人。若我到底不是一只纹色斑斓的美丽蝴蝶,至少没有忘记飞翔的能力。

一年的黄昏向晚,却是疫年的日正当中。

虽然仍会怨诅,但还是得面对被捣乱的种种改变。然而,改变的到底是什么呢?是随身携带的口罩已如脸上一层撕不掉的皮肤,出入公共场所都要实名制、量额温与酒精洗手,不能随心所欲订好机票就出国旅行,订阅的YT频道列表多了台湾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并开启直播通知小铃铛,各类锐减的朋友聚会,窝在房间里不断刷新网上追剧的时数纪录,或是在家工作、线上会议,拱手不握手的社交距离?“应该是心态吧。只有不拒绝妥协或调整,日子才能够继续。”N说。忘了从何时起,但肯定还没个断崖的变化始终在变化中,而的确那些被迫适应了的诸多可惜,不再被自己意识为可惜;防疫新生活运动必须的卫生习惯,养成了素日里自然而然的动作。那我想,应该就是如同N所说的吧。

事到如今,卑微地,祈盼不更坏便是好了。

一些生命脆弱殒去之际,一些生命持续撑张莫大韧度。在一切如电力耗竭,缓慢牛步的世界,生之胆颤,死之草率,交互急切运转,似在忙着清除什么秽污般,又像一场两小时就演到结局的电影人生,可以目不转睛,但没宽裕去好好咀嚼,深深叹息。起初,新闻画面上搭配悚然背景音乐跳增的数字,是多少人变成病毒的居室,又有多少人被病毒一笔勾消。那不眠不休滚动的数字,如一串接一串越编越长的发辫,明明知道那缠结了无数生者的恸失,无法安详送别的遗憾,天天看在眼里竟也晕成一团无能为力的迷糊帐而不再心酸挂意,不再怵目惊怖。过于巨大的悲伤使人麻痺,怜悯也是。

过去的一年不易。岛外形势严峻如烈焰炼狱,岛内只在危崖边步步战慄,就不说幸运了,但其实是多么坚强才稍稍维系了那或许如梦幻泡影,如雾亦如电的安全。然而鸡卵密密也有缝,眼下,不断变种的病毒不肯罢休,持续在世界每一处点燃熊熊烽火,饥饿掠食着呼吸的自由。本来,在我们的岛,几度惊险,皆化险为夷,岂料,一丝分了心的松懈,贼般的疫情就趁隙而入,鬼祟尾随没有觉察的足迹,在城市街巷、在你我之间大摇大摆地游荡起来……

此际,前途艰厄依然,恬静渺茫。而其实,即使没有猖狂的疫病,生命如潮汐来回,波澜翻涌,又有哪一刻是平静如镜湖上一枚圆满的银色月亮?

那,这新的一年就先不祝福快乐了。

愿我们不慌不乱,始终信念,一直坚强。

疫年平安。

今日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