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简历 - 写简历网
写简历网 > 热点 >

心灵之光--痛的记忆

作者:简历君 时间:2021-05-27 11:26来源:写简历网

今天慢跑时,没来由的,脑际闪过阿公生前常夸耀的那句话:“我留过脑辫仔喔!”

小时候,我跟同学说:“我祖父曾经是清朝人。”可不是?户口名簿上“民国前”的出生日,随口哼唱的客家山歌小调,还有幼年时代朝夕相伴的辫子, 哇!浓浓的“清国风”!后来才发现大错特错!中国台湾的清代结束于一八九五年 的满清割台,而阿公出生时,日本人在中国台湾已十几个年头了。不可思议的是, 那时大部分的中国台湾男性,脑后仍旧拖着长长的“猪尾巴”,与大陆原乡并无二致。

阿公总爱说他幼年时,早上起床后,如何闪躲母亲大人(我的阿太)的“梳发绑辫酷刑”。九十多年前,卫生条件差,小男孩活泼调皮,一头纠缠打结的乱发,要把它梳顺来谈何容易!会痛哪!一痛,小男孩岂有乖乖就范的道理?于是不是小男孩乘隙开溜,跑给妈妈追,就是在妈妈怀里手脚齐飞,呼天抢地。最后弄得母子两人声泪俱下,兵疲马困。

阿公六岁时,终于把讨厌的辫子给剪了,留起来清爽、便利、卫生、安全的短发。这与其说是日本政府“剪辫政策”的成功,不如说是因为海峡彼岸,那个强迫所有男性剃发绑辫的腐败帝国灰飞烟灭,“猪尾巴”再也没有“永续经 营”的价值吧!

有人喜欢看“清装剧”,电影也好,电视也好,我就是不爱看。总觉得编剧再厉害,也编不出像母亲为幼子梳发绑辫的那种难以言宣的“生活感”!

阿公直到晚年,仍旧对幼年时代的辫子念念不忘。我想,阿公一定是透过“痛的记忆”,深深烙印着骨肉相连的孺慕挚情。在诙谐逗趣的“辫子史”中,传达了对慈母的无限思念!

今日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