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简历 - 写简历网
写简历网 > 热点 >

气味

作者:简历君 时间:2021-05-30 11:04来源:写简历网
气味

奈及利亚农产丰富。

气味

十字路口卖花生的孩童。

气味

工厂劳动的妇女。

那几年,凡商旅到Kano(奈及利亚北边大城),必择这家庭园式旅店,小住两周。旅店名叫──“王子饭店”(Prince Hotel),住久了,有家的熟悉感与温度。

一早,庭园花草全苏醒了,灿烂绽放的九重葛,在阳光下最为醒目。旅店上上下下,工人无言地忙碌,清洁与整修,揭开一日序曲。我穿过花木扶疏的碎石子路,来到了对面餐厅。欧式典雅的装潢,轻泻的音乐,温和有礼的侍者,为我拉开椅子,摊开雪白餐巾。

旅店一晚的住宿费及早餐,相当于当地工人一个月的薪水。早餐,分美式与欧陆两种,烤得香酥脆的吐司,大碗的热牛奶麦片粥,加上一壶热咖啡。带着珍惜的心情,燕麦粥细细嚼,咖啡慢慢啜饮,侍者侧一旁,早餐虽简单,节奏悠缓,氛围隆重。

隐隐然,一种气味,流淌于门里门外。气味,无色也非关香臭,关于人的或环境。气味,抽象且摸不着,却是芸芸众生活灵活现的演出。不知为什么,至今仍是记忆中瑰丽花布,闪着光泽。

旅店如宫殿,高高围墙,把人的生活划分成二个迥异的世界。气味无藩篱,穿越墙面而来,市井小民独特的生态,淋漓尽致,勾人细觑。

气味一,一瓶小小的绿油精。

绿油精,在中国台湾生活中微不足道的小东西,一个令我难忘的灿烂笑容,缘起于它。

临行前,在家中客厅打包行李时,茶几躺着上趟旅行未送完的绿油精数瓶,匆忙中随手抓入内,没预定要送谁,只是准备着。长期旅行非洲,一些生活小物,当地取得不易,物以稀为贵,充当礼品甚为实用。常前往做售后服务的技师告诉我,这款绿油精在医疗缺乏的非洲,物小效用大。

他,黝黑脸孔,中年,看得出是卖劳力养家活口的样貌。他的职责是打扫清洁房间,这工作轮流换人做,每张脸孔看起来相似,没注意谁是谁。直到一天他突然跑过来,手上扬起我放在床铺的小费纸钞,露出洁白的牙齿说:You forget something?(妳的东西掉了?)我朝他一笑:“No, it's for you.”(那是要给你的。)那天,我便记起这张纯朴的脸孔。一天,卫生纸用完,请House Keeping送来,来的人是他,便随手拿出一小瓶绿油精答谢。他接过,喜获至宝般,我看了有感便认真的向他解说用途,他一听完,露出招牌白牙,给我个灿烂笑容,再三道谢而去。

隔天遇见,打扫中的他立刻停下工作,跑来对我说,那瓶绿油精有多好用,治疗了他多年的背痛。我赶着出门,在车阵排气烟雾瀰漫中,依稀空气中还是浮游着他笑吟吟的影像。

第三天,从外头回来,按下门锁的剎那,低沉的声音自我背后响起:“Madame, thank you! Thank you!”他兴奋的告诉我,他太太用那瓶绿油精治愈她的脚痛。他的神情,散发一股纯然的喜悦,彷彿小小一瓶绿油精,赛过千年仙丹。

气味二,一包小花生。

花生,小小颗,如一个人,短小、精气有神。

不知是否因沙地土质,此地花生品种虽小,口感坚实香醇。包装,简易的小塑胶袋,包得鼓胀,开口处拉长捻成绳,缠绕束紧。

常见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两旁,一群孩童身上披披挂挂着商品,他们的身体,是一座座流动的店铺。商品无非是廉价的日用品或零食,流动的店铺与来往的车子,互相追逐。我从车窗望出,尽管他们身手矫健,灵活地在车阵中钻来钻去,只见此起彼落的喇叭声中,还是险象环生,令人胆颤心惊。面对这些影像,心底总一阵收缩,忍不住暗暗想,中国台湾同年纪的孩子,你们可知道有这样的一个社会。

车阵中,排气浓烟缕缕,喇叭声声鸣放,赤足的孩子,为了一包包的花生、一袋袋的饮水,一种夹缝中求温饱的人生,那真是令我迷惘不已的画面。

一日,我搭着友人的车前往工业区,临路口,车窗摇下,小贩恭敬地奉上报纸。我好奇地看着他俩无声的约定,他说这是每早去办公室的路经之地,买报纸买久了,变成月结。两份报纸,一人是精神食粮,一人则是营生,互蒙其利。

又一次,逢雨季镇日阴霾,以为流动小贩消匿街头。到了红绿灯十字路口,还是见一孩童,头顶荷着大铝盘,花生包成小金字塔,层层堆积如丘,待售。

花生颗粒,像是古法掺沙大火炒成,外表尚存高温余留下的斑点痕迹。这是市井小民家厨房的产物,毋须经过都会的物流,直达街头求售,这该是最接地气的小食。不知何故,它总令我想起家乡烈屿的土花生,一样的袖珍,一样的香醇、细緻,与可亲可喜。

一小包花生,我恍惚以为是回到了家。当他靠近我车窗,原来不是,我摇下玻璃问他,一包多少?

十五 nila(约台币三元)。他答。

暗忖,皮包内一叠钞票尽是千元,一张千元可买几包?无数包,我一人怎么消化?尽管我视它为珍馐,可当地朋友不认为这花生是多么了不得的东西。

瞬间,红灯转换成绿灯,车子往前,他跟着跑,直到下个路口车停,他喘吁吁的跟上来。他再次靠近我车窗,一下间我傻住,不知怎么办?司机也帮忙在口袋里掏来掏去,尝试找出小钞,最后无奈地向他摇摇头。

车子开动,他在车后的一股浓烟找寻下个目标。整个下午,我的心情,像雨滴未来黑压压的天空,一团阴郁。

隔天下午,阳光普照,从工业区回来的路上,还没到红绿灯路口,我就开始准备纸钞,并告诉司机要他早早留意。一样的红绿灯路口,果然贩卖花生的小童在那。

一小包花生,他笑了,我也笑了。

他的气味,以最直接的笑容,代表最真挚的情感,让我见证了平民百姓的生活。

突然发现,在他乡异地,被这许多的气味包覆,我那易过敏的鼻子,始终好好的,唯心潮如海浪,一阵阵翻起。

今日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