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简历 - 写简历网
写简历网 > 热点 >

两脚书橱--来生做一棵树

作者:简历君 时间:2021-05-30 15:24来源:写简历网

那是秋天的午后,阳光静静地洒落一地,像金色的鳞片。举起手,摊开十指,叶子间的阳光就轻轻地落在我的掌上。我听见了体内有洪钟在风中行走的声音,那是树的声音。
此刻,树与我相对,突起的褐色树包是它深深的眼睛,正向我倾注着千年的风霜。多么漫长的时光,足以让坚硬的岩石风化,河水干涸,生命化为尘土,而梅树却饱满而滋润地活了下来。在飘雪的冬天,梅在枝头灿然开放。
是什么给了树如此强大的生命力呢?是寺内的香烛佛语、晨钟暮鼓吗?然而,又有哪一个香客在虔诚的膜拜中免遭生命的凋零。那么,树的生命力是它自身所具有的,但我总觉得这树在冥冥之中是另藏玄机的。
满树的叶子在风中细密而温和地低语,这低语我想起一个女子内心的独白:
如何让你遇见我
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为这
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
求它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佛于是把我化作一棵树
长在你必经的路旁
阳光下慎重地开满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多么美丽的诗句,这位女诗人将她对爱情的理想,如此委婉地演绎成一棵树。这一刻,我似乎参透了梅树千年不老的秘密。如果真有来生,我想梅树的前生也一定是位痴情的人儿,为了在来生拥有爱情,站成一棵树,等待与爱人相遇。
我想起了另一棵树,一棵深入一个人生命腹地的树。那是半个多世纪前,一位英俊儒雅的青年在乡村的槐树下看到了他二十二岁生命中的极致──一位着浅紫上衣的少女坐在浓荫里专注地做着女红,少女的侧影是安静而柔和的。当青年从树下经过,少女抬起了头,双目盈盈,像两汪明净的秋水。随即又低下头来,长长的睫毛含羞草一般合拢,皎若梨花的脸上升起两朵红霞。这一刻,青年年轻的心跳得像一只小鹿。这青年是我的舅舅,少女后来做了我的舅妈。
因为有了舅妈,舅舅有了一段刻骨铭心的幸福时光。他怎么也无法预告幸福后面潜伏的竟是永生的别离。舅母因为不能生育,而遭到婆家整个家族的指责,最后被遣送回娘家。
是在那棵槐树下,一对恩爱的夫妻生离死别。槐树依旧,而幸福已矣。
舅母此后命运多舛,被战乱中的流弹划破脸,毁了容,最后流落他乡,音讯杳无。舅舅常常一个人站在槐树下默默地流泪。
这个爱情故事,是舅舅在夏夜的槐树下向我讲述的。听这个故事的时候,槐树依然枝繁叶茂,而舅舅已垂垂老矣。但他◆说故事的声音像一个年轻人,这使我忽略了他的皱纹和白发。在沉默中,舅舅靠着树干,仰望叶子空隙中的星星。从前的天空正在靠近,他又闻到了二十二岁那年空气中的芬芳,听到了子夜花蕾在黑暗中绽放的声音。
我的舅母如果还活着,该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太太了。在许多个如水的夜晚,她定会忆起从前的时光,她的爱人。在她白发飘飞的梦里,她将重新踏上故乡的小路,寻找来世的约定──一棵槐树。
《爱是不能忘记的》这本书中,写过一个在痛苦中煎熬的女人。那个女人每天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在视线中走过,他是她的日升日落。但她只能远远地守望,不能靠近,不能向他诉说心中的点点滴滴,因为她不能伤害另一个女人。多少个夜晚,女人在无边的黑暗中修补自己破碎的心,却始终无法复原。她向黑夜的天空伸展着自己敏锐的、受伤的触角,让灵魂最深处迸发出声声吶喊,这吶喊又如何敌得过命运的定数呢。不知道那个女人心中是否也有过一些美丽的幻想,幻想着有一天成为一棵树,一棵超越了生命中的苑囿,把无限的渴望根植在未来时空中的树。许多年后的一天,当她深爱的人从树下经过,她把灼痛了自己一生的夙愿烂漫成滴血的花朵。当爱人向她深情地张开臂膀,她将幸福地飘落一树花雨。

山中寺院充满了一种深秋的气息,我被自己关于树的思绪感动得落泪。风将这些透明的泪滴带入脚下的泥土──在那里,梅树的根伸展着,伸向岁月的最深处。
想像着几百年后一个秋天的下午,一个女子像我一样在梅树下停留。当她白皙的手在树沧桑的脸上拂过,她关于树与爱情的诠释与我不谋而合。
我与那女子都是凡尘中的一粒,我们珍惜今生今世拥有的爱,祈望与爱人相守到老。不仅如此,我们的心中还深藏着一个美丽的愿望:“来生做一棵树,与爱人再一次相约。”◆

今日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