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简历 - 写简历网
写简历网 > 热点 >

有风就要停

作者:简历君 时间:2021-06-01 12:03来源:写简历网

打字慢的你,总习惯在我的手机留言:短短的报上你的名字,然后说没事,只是问候。每每收到你的留言,我就会想起在中国台湾台北编报的美好日子。疏懒成性的我,眷恋山居的风,黄昏的燕群,还有挂在檐角的铃声。虽奉亲教师的指派,我背起的行李,藏着仍是归乡的梦,直到遇见你们,不一样的中国台湾台北人,一对忙于炊煮,忙于孩子教养,但你们的眼里,仍有一种光,一种内在蕴借的剑芒,勇于削去庸俗泥水,还原性灵的素净。
我们的相识,初始于你的名字“锦郁”,好美的名字,这句话从我的心里响起,这一念的美感,岂料在你一身火红,剎时破灭我的梦想。红色除了太阳,除了梵谷,可以相配这人间的绝色,世人敢染指那点红,无几人可摆脱俗丽之嫌。
你一身红衣,成了我的头顶主管,每星期三,召开艺文组会议。工作分配明快,不拖泥带水,让我见识到你的精明、干练。那时候,我们并无交集,每每开完会,带着笔记本,我就走人。站在公车牌下,眺望忠孝东路的车水马龙,我越过重重的车阵,冥想,自己成为巨大的树,绿绿的枝干,伸向天空;想自己,这一刻化为海水,拥抱银色的月光,胸臆舖满温柔。
把我们拉近的是文字,幼狮文艺请你任教写作班的老师,要一篇介绍讲师的文章。很意外的,你推去熟人,诚恳的请我写,那时,我们认识才短短二、三个月。几次婉拒,我忖度我们不深交,怎么写你?最后,在你一句:你写的,一定和别人不同,因为,从你眼里看的人,看的世界,别有一种风味。那时候,我为书写你,开始回溯你,从衣着,从言语,然后,丢开形相的制约,张开心眼,仔细的看你,读你。
这世上,有几人认真?广告词渲染着:认真的女人最美,而我以为,认真的女人有的美,有的可怕,一丝不苟的规律、冷峻,像一张尘粒皆无的地毯,人踩着,那里还有可亲的闲适、随性呢?但,你的认真没有失去你的温厚和宽大,那一次为了制作副刊的专题,我们在电话里相执不让。事后,你对我说:“我的直、我的真,让你害怕,也让你动容。”
不熟悉报纸作业,不知艺文生态的我,站在编辑台上,惶惶然,如果不是你的带领,及未弃嫌我的粗野无文,万般的见容我的稚幼、蛮横,我才得以福气,见识到文人的风骨与真情。那时候,你帮我约稿,帮我应酬,顾念我这身僧袍于声光场合总不相宜,你为我挡去中国台湾台北的春寒料峭,带来风和日丽。
你们夫妻联手出书,你淡淡的说:“瑞腾在发表会上,感谢你,可惜你没到。”李先生的“疼惜篇”专栏,写的尽是文人相濡以沫,情义终生相待的剔透华光,那些光束,至今仍闪烁在我的心底。
我拿着报纸刊载的新闻回寮,一字一字读着。李先生的疼惜篇结集,名之《有风就要停》,你慢工细活记上一千个春秋的爱与悲悯,取之“远方有光”。是呀,有风就要停,远方有光,牵引着风,令其驻足,而这光是爱。爱出于忍耐,出于宽厚,出于自愿摘下自我的皇冠,携手共度一生凡俗的平庸。唯有憩息于爱的慈光祥云,风才会止于狂暴,归向和美寂静。
晚上九点五十,山里的钟声准时响起。记得你说过:等孩子大些,你干脆出家,和我一起。我知你是认真的,认真地期望生命可趋向圆净光生,但我更相信你,漫游于人际里,敢于保留一份洁净,那即是当下的出尘离俗。“阿腾,你要帮帮满济法师。”这是你请李先生和我见面时,说的第一句话。李瑞腾先生,文学界的名家,着作等身,却未见半分骄气,眉眼怡和、沉静,我为你喜庆,有福与这般厚实的人偕伴终生。你的一句“帮帮满济法师”,我受用无穷,让我日后,学习你的真情,敢向人伸出援手,敢多说一句温热的话语,这是你教我的,我未对你提及。
我在山里,享受一切现成的天人的生活,饭来张口,茶来伸手。每每享受这无量福报时,我总是低头合掌,向所有骄宠我的师友们致谢,因为你们的容量,容许我,保有遗世的纯真,享用看花的浪漫。
远方有光,那是朋友情意之光,那是朋友为你拨开生命的瓦砾中,为你看出你还有光,你还有一双未展开的翅膀,不要怕高,要敢于飞翔。
有风就要停,风带着我迎向远方的光,就像昔日,我们初识于中国台湾台北,你和李先生为我点燃的光,这光,永永远远为我驻留在远方。

今日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