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简历 - 写简历网
写简历网 > 热点 >

倏忽的一念

作者:简历君 时间:2021-06-03 11:20来源:写简历网
倏忽的一念

杭州西湖

一张纸条,折成一小长方。不知在笔袋放了多久了,朝夕晨昏地跟着我行走奔波。

纸上有一句话,是我的笔迹,简单的八个字,似是心愿,也是心念。前些日子打开时却不知何时所写,又或是为何而写。

那是京都一保堂的怀纸,纸张已磨出了毛边。前几年因为学习茶道,总会寻找各式各样的怀纸。在茶道中,怀纸多用来盛放和果子,又因为纸张放置于怀中,需要时才取出,故有“怀”字。

没有再去茶道教室上课之后,怀纸成了我平时纪录的短笺。此时的“怀”,不再是和服右衽的襟怀,而是成了象聘意涵的心怀。我并不常用这纸写字,用的时候都有慎重之意,哪怕只是写下一闪而过的念头,或是一段简单的文句。

我沉思许久,才隐隐想起了这纸片上文字的来由。

前年去杭州,有天晚上我坐在床边的沙发上写笔记,用的就是这纸张。我一张一张地写着,但因为过于疲累,不知不觉打起瞌睡。半夜醒来,见满室亮堂堂,又如此陌生,当下有不知身在何方的惶惑。数秒后才醒寤:是在旅馆,方才我睡着了。

随即起身收拾散落一地的纸片,然后走到落地窗边。外面是黖黑的天空,那时正逢梅雨季,云沉星黯。我微微地推开窗,感觉外边潮湿而温暖的空气。低头往下看着空旷的街道,街灯朦胧,人迹寂寂。

那句话,就是那晚写下白日散步时,脑里闪过的一瞬。

那段时间杭州连日雨,仅有一日放晴。当日我早早出门搭公车到西湖,在杨公堤苏堤一带散步。西湖对杭州人而言是座大公园,我闲步时不经意地看见一对中年夫妇,带着白发皤皤的母亲。夫妇俩在湖畔找了一张石椅,并铺上一条大方巾,铺好后仔细地扶着老母亲坐在那方巾上。

我静静地看着,思忖:这样的晨光真好。

这里有人散步,有人慢跑,有人自备茶叶热水悠闲饮茶,有老先生对坐下棋。那时还见到一位大约五六岁的小女孩,与他父亲从我旁边经过,那父亲牵着女孩的手,错身时我听见小女孩说:“爸爸,我饿了。”那男人用浑厚的声音宠溺地回答:“妳怎么老是饿啊!”

我旁观这湖边发生的家长里短市井日常,心里有阵阵涟漪荡漾。

杭州是一个极诗意的地方,不论山景湖景都让人悠然心会,但妙处却又难以与君言。其中西湖更是闾巷烟火与幽寂山林的交界,也是素手拨清心的一片芬芳,走在云山秀水间,人也薰染一身楚楚风姿。

我一路走到西泠桥,桥头有苏小小墓。她是六朝时期极有才华的歌伎。墓旁碑文介绍,说她外貌秀丽,风骨高洁,生平最喜西湖景,经常流连其间。只是原本的墓已毁,眼前这座是十多年前重新修葺的。读完碑文后我信步上桥。

桥上行人步履迟迟,桥下湖水微波荡荡。天光蹀躞,荷田翠润迢递。在如此怡雅的景象前,也想起一位如景色般怡雅的人。那人是我喜欢的,只是那种喜欢,很淡很淡,淡得如天边的那朵云,一阵风吹过,就下落不明。

有时我们以为喜欢很容易,像是喜欢一首歌,喜欢一句诗,喜欢一本书,甚至喜欢一个人,但其实喜欢并不容易,那是选择而来的。

那分悬念,从模糊到清晰,从单薄到饱满,终化成一句说来寻常,不灼不热的八个字。我面朝湖水,将当下的心思平和地缓缓念出,如祈祷般郑重而虔敬。关于未来我掌握不得,能做的仅仅是记住这稍纵即逝的剎那。这剎那,没有占有的妄想、没有偏执的羁绊、没有挫折的心伤、没有纠葛的不快,同时也没有翘首企盼的殷勤。

忽觉得在感情上能保持这样疏淡与节制,应当心喜。这样的喜悦自给自足,不需旁人给予。它具备着行为与思想的自由,知道自己追求什么,舍弃什么,如此才能空阔无染,云水随缘。

那天夜里,我回溯日间的行迹,明白意念从何而来,于焉写下。而在写成文字之后,它也自成一个我撼动不了的世界。它有它的路要走。

有些记忆浮光掠影,有些记忆深印于心。时空也许会将那倏忽的一念,变得雍容而清华,如雨后的花叶一般。

“想见的人,总会相见”。

  • 上一篇:影子
  • 下一篇:没有了

今日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