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简历 - 写简历网
写简历网 > 热点 >

〈鸟鸣涧〉—别解

作者:简历君 时间:2021-06-04 12:24来源:写简历网

唐代诗人王维有一首千古传诵的名篇 :<鸟鸣润〉,其诗日:

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
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润中。

这首诗描写细腻,意境优美,充分体现了王维写景诗“诗中有画”、“以动衬静”的艺术特色。在诗人笔下,春山 、明月、花落、鸟鸣,万物兴歇,皆得自在。春山夜静,这种“静”又并非顽空死寂之静,而是充满生命律动之静。读这样的诗甚至能感受到盛唐时代和平 安定的社会气氛,此诗应作于王维青年时代。

这首诗入选于各种唐诗选本和教材中,知名度很高。但风景幽美的鸟鸣涧底在哪里?却一直不甚了了,一般注、赏析者或避而不谈,或想当然地认为其地在长安附近,其诗作于王维隐居终南时,并因此而产生了诗意理解的差异。如诗中“桂花”一词就有不同理解一九八三年《文学评论》两次发表专文和来稿综述进行讨论。综合历来解说 “桂花”之释约有三种:一、实指“桂 花”说:二、“桂花”代指“月光” ;三、用灵隐寺月中桂落之典,第一句应改为“人间桂花落”说。

以上几种说法其实都有漏洞。若说实指桂花,长安春天何以有桂花落?有人找出“春桂”来作解释,多数注本、选本也采用这一说法,但桂树木生于我国南部和西南部,北地无桂,白居易《浔阳三题序》曾感叹说:“予惜其(指桂)不生于北方土地”,至今北方仍以盆 栽为主,这一点各参看各种植物学着作 。秋桂尚无,不要说南方也不多见的春桂了。若说“桂花”代指月光,这同样不妥,因为解作“月光”则与后面“月出”重复,况且若前面已经写到月华满地,后面再写山鸟因“月出”而受惊也不妥。按第三种说法,“人闲”须改成“人间”,但一、二句本属工对,“人闲”对“夜静”十分妥贴,换成“人间 ”二字就不成其对了。

其实,争论纷纷处本无须争论,无人怀疑处倒值得辨疑,我们认为,这一篇作品写的是江南风光、越中景色,具体说、鸟鸣涧不在终南,不在长安,而在浙江若耶溪边。

有如下证据说明这一“别解”。

首先,我们可以诊明王维曾到过江南,到过浙江,到过若耶溪。开元十五至开元十七年间王维有过一次江南之游,其行为:从洛阳经淮阴到润州,再经常州、苏州,顺荆溪游茅山,然后到达城中。宋朝邓牧《伯牙琴》一书载:“ 涉溪(若耶溪)水,有亭榜曰云门山,山为唐他灵一、灵彻居,萧翼、崔额王维、孟浩然、李白、孟郊来游,悉有题句。”可见王维不但到过浙江若耶溪一带,还留下了诗句。据《嘉泰会稽志 》卷八,若耶溪在县南二十五里,云门在县南三十里,前往云门必经过若耶溪。杜甫〈奉先刘少府新画山水障歌〉有句云:“若耶溪,云门寺,吾独何为泥滓?青鞋布从此始。”由此可知 ,若耶溪边的云门寺是唐代文人十分往的一个隐逸之所。对于性好栖隐,当时又失意不遇、无枝可依的诗人王维来说,漫游若耶、寻访云门寺应是合情合理的举动。

其二,〈鸟鸣涧〉这首诗是组诗〈皇甫岳云溪杂题五首〉之一,而“云溪”就是“若耶溪”,王维是为居住在若耶溪边的皇甫岳而写下这一组诗的。那么王维为什么要将若耶溪改称为“云溪 ”呢?原来,王维有个好朋友,名徐浩字季海,越中人,王维和他志同道合 据《嘉泰会稽志》卷十:“唐徐季海尝游溪(若耶溪),因叹日:‘曾于不居“胜母”之间,吾岂游“若耶”之溪?’遂改名五云溪。”可见,正是王维的好朋友徐浩因“若耶”(即“若爷”)这一地名有悖于儒家多顺谦恭之礼 ,(“若爷”“胜母”都是对长辈不敬故改“若耶溪”为“五云溪”。“五云溪”又常常简称为“云溪”,唐朝范自号“五云溪人”,其着名《云溪友议》;宋朝华镇,会稽人,着有《云溪居士集》,这些都可证明“云溪”即若耶溪。

其三,王维这组诗写的是皇甫岳之居,王维另有〈皇甫岳写员赞〉一文,据其文,皇有岳是“且未婚嫁,犹寄簪缨。炼丹薬就、开谷将成。”可见皇甫岳是醉心道术之人,“五云”为仙人所御祥云之专名,王维不取“若耶溪”之名,而改用“五云溪”之名也是十分贴切的。又,王昌龄有〈至南陵答皇甫岳〉诗,南陵局宣州,地近越州,可见皇有岳长久在宣州、越州一带活动。

期四,我们认为鸟鸣润在若耶溪,这还可以从诗句本身找到证明。这首诗三、四句为“月出惊山鸟,时鸣深润中。”这两句诗明显化自六朝诗人王级的名句:“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这一点,已有不少人道及,当然,王维这两句诗并非简单地套袭王级的名句,而是意境上的点化,但不管如何“创造性地继承”,二者之间的启发承传关系是很明显的,而王籍这首诗的题目就叫〈入若耶溪〉。我认为,王维是触景生情,游若耶而联想到前人描写若耶的名句,欲与古人争胜厘毫,“出蓝”而“胜蓝”,才有了这一联以动写静的精彩诗句。

其五,我们再回到“桂花”的解释上 。我们知道,桂树多生于南方,但南方 并非处处有四季桂,而《宝庆续会稽志 》就特别记载了:“四季桂有植于判之 雪馆者,城圃亦有之。”王维初到南方,在会稽城圃若耶溪边见到春天开花的桂树,觉得新鲜,就写入诗中。这种花虽然春天也开放,但花开并不多,而且香气极淡,要在闲静中才能感觉到,王维写的“人闲桂花落”一句的确是细心观察的结果。所以,我们认为,诗中“ 桂花”为实指,但写的不是长安附近的秋桂,而是若耶溪边的四季桂。

其六,一九八五年春,笔者前往绍兴(会稽)考察,据当地人介绍,绍兴南面东湖中有小山名鸟鸣山,山上多桂树,属风景区,这也可认作为佐证之以上别解,只是一家之说,但将〈鸟鸣润〉“锁定”在长安却毫无证据,而新出的各种选本、注本仍持旧说不变,特提出这一问题就正于方家。

今日最新